10 面对

夏尴尬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趣阁 www.biqugen.net,最快更新重生之凤临天下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夜冷是一个打定注意就会马上去做的人,第二天,驾马将楚钰箫送到军营后,她就去了皇宫,直接去找了夜星筱。

    “鸣凤。”没打招呼,夜冷就走进了夜星珂给蓝灼和夜星筱安排的房间,看见夜星筱正对着铜镜梳理自己的秀发。

    夜星筱转过身来,看到了夜冷有些惊讶,不过夜冷还是看出了些许的高兴,就这样,夜冷也可以高兴很久,星筱对自己的态度终于有些好了,这是自己期盼了很久却一直没得到的,她以为这一起都是爱情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在蓝国生活的好吗?”夜冷笑着走近了夜星筱,找了个离她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的夜星筱手抖了一下,不过还是笑脸盈盈的说道:“皇兄不用担心,我在蓝国生活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,这就好……”夜冷重复着的话语像是在安慰自己,不过他是真的为夜星筱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“皇兄呢?”夜星筱反问道,“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里面,皇兄生活的可好。”夜冷以前对自己好不觉得有什么,可是现在回来看见夜冷对另外一个人好,自己的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,那感觉就好像是被别人抢走了一个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当然好。”夜冷这说的是实话,“虽然有些烦杂的事情,不过总的来说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娶了这么漂亮的一个王妃,真是好福气。”虽然嘴上这么说着,可是夜星筱心中可是有些酸酸的。

    提到楚钰箫,夜冷的心情更加是大好,嘴都笑开了:“是啊,我今生有幸才能娶到钰箫这样的女子,我希望能永远和她在一起。”这是夜冷来这个地方的最大收获,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能再次见到凛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高兴的夜冷,夜星筱的眼泪却要马上流出来了,她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,会因为夜冷的情绪的改变而改变,她以为自己对夜冷是没什么感情的。

    夜冷以为夜星筱在蓝国过的很好,不过她还是察觉到了夜星筱的情绪有些黯淡,却不想追问太多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在夜冷还没找到话说的时候,夜星筱却先说了出来,眼泪也顺着脸颊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从没见过夜星筱哭过,夜冷一时间愣神了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过得不好,一点也不好……”夜星筱所有的委屈和不满都爆发了,“蓝灼不爱我,他一点也不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虽然有些预感,可是她以为感情是日积月累的,她以为这么久的时间,蓝灼再怎样,也会多多少少对夜星筱产生感情的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夜星筱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哭。”夜冷下定了决心,“不用担心,我去找蓝灼谈谈。”说着,作势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夜星筱却一把拿住了夜冷的胳膊,“你不要去找他,如果你去了的话,他肯定会更加不理我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样脆弱的夜星筱,夜冷心中隐隐作痛,她从来没有见过夜星筱这个样子,她一直以为夜星筱是一个比较冷清的人,所以自己以前怎么对她好,她都从没回应过。

    现在的夜星筱却在自己的肩膀上面哭的不成样子,夜冷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没有出声安慰夜星筱,夜冷只是轻轻的拍着夜星筱的后背,夜星筱慢慢的越哭越小声,渐渐没了声音,在夜冷的肩膀上面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夜冷轻轻叹了口气,将夜星筱抱了起来,放在床上,小心的为她盖上了毯子。

    “冷王爷对我王妃的关心真是让人感动啊。”蓝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,带着有些嘲讽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摄政王的王妃需要别的男人来照顾。”夜冷也回击了回去,不过音量降低了很多,“身为一个男人是不是有些太逊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说。”蓝灼瞬间靠近了夜冷,“反正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摄政王还是对鸣凤好一些吧。”夜冷轻轻的提醒道,也可以算是警告,“鸣凤是我的妹妹,就算她再怎么喜欢你,可是要是你真的惹到我了,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告诉你的妹妹。”蓝灼的嘴巴凑近了夜冷的耳朵,在近一点就可以亲到她的耳垂了,“我最爱的人是你的皇兄。”

    夜冷的眼神瞬间变得很犀利,“你最好不要,要是你伤害到了鸣凤,我是真的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蓝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不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蓝灼!”夜冷的口气变得无比的严厉,“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鸣凤,她是真的……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呢?”蓝灼苦笑道,“我对她的不正是你怎样对我的吗?不,你更加的残忍,你甚至不让我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怎么可能。”夜冷刚想说两个男子是不会有未来的,却被激动的蓝灼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两个男子不可能在一起对吧。”轻轻的嗤笑,蓝灼像是在嘲笑自己,“如果是这样我就认了,可是夜七是怎么回事?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?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娶楚钰箫,可是你能否认你和夜七之间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夜冷突然就说不出来一句话了,她知道自己真的没有理由了,总不能用前世这个牵强的理由搪塞蓝灼吧。

    “你说啊……”像是要找出一个答案来,蓝灼反复的说道,“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最后,夜冷只颓败的说出了这三个蓝灼不想要听到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想听到这三个字的。”蓝灼脸上的悲伤已经让夜冷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最终还是落荒而逃。“好好对鸣凤。”走之前,她说出了这句话,这句她真心希望蓝灼能做到的话。

    蓝灼在夜冷走之后立马恢复了原来妖孽却冷漠的样子,本来还有些犹豫的,他马上就下定了决心,既然夜冷从来都没考虑自己的感受,那么自己也不能考虑他了。

    目光看向了床上的夜星筱,那是他最好的一颗棋子啊。刚才的那番话,肯定是更惹夜冷的怜惜了吧,想到这里,蓝灼邪恶的笑了。

    还是无法真正的面对蓝灼,走出了他们的寝宫,夜冷为自己的退缩感到颓败,软肋吗?不应该吧,只是不想面对而已,不想再有什么联系,可是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夜冷很是伤神,伤的只想倒下来睡觉,然后就什么都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可现实是她必须去面对那些事情,那些错综复杂的事情,虽然不好解决,不过却必须面对,不然问题会一直留在那里,越来越大,到了最后,就是真正的解不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