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墓前

一桶冰淇淋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趣阁 www.biqugen.net,最快更新龟龙麟凤最新章节!

    舒莫延的威名,直接让申川附闻风丧胆,不到半日,海星派的人也尽数撤出了小陀山,留下那些盖好的窝棚与门楼,还送了舒莫延做人情。这反倒是省事了不少,舒莫延还在内心窃喜,又能早两天回去见到楚青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们都走了,给他们银钱,他们还不要,非说是交了您这个朋友。那个姓申的还说,若是师父有什么差遣,他们定当万死不辞!呵呵,看来他们真的被吓到了!”

    在一处刚刚建好的大堂内,舒莫延与田铮铮还在上下打量屋内的构建与摆设,梁彦兴奋地走进来,便欣然地讲道。看来除了舒莫延窃喜之外,如此一来,他也有着难掩的高兴。

    舒莫延听其说罢,随口却又问道:“我让你吩咐的事,他们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师父果然料事如神,之前还真有海梁派的弟子寻到了这里,只是他们斗不过这些海星派的人,都被赶了出去,不过,这姓申的也答应,一定会尽快将他们找回来,言明海梁派成立在即!”梁彦忙回道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舒莫延料事如神,而是他本领高强,偷听来的。在一侧,田铮铮听到这样的大好消息,可比得了现成的房屋还要高兴。原本海梁派健在的时候,她倒没有在意过那些师弟们,大劫过来,她突然感到,那些海梁派的旧部,比自己的亲弟弟还要亲。

    高兴之余,便显得异常激动,而这样,她认为全是拜舒家人所赐,不免充满感激之情地看向了舒莫延。舒莫延见其样子,却冲其欣慰地笑了一下,还随之讲道;“这下可好了,你以后可有得忙了,掌门人!”

    舒莫延称她是掌门人。那她自此以后,也就是海梁派的掌门人了,但田铮铮却流出了眼泪。梁彦见她流泪,不免上前讲道:“铮铮,你哭什么,你放心,有我在。我会帮你的,真的。我既然拜了师父,我也不可能回去成立习武山了,我有的是时间!”

    “哎,说什么呢,不回去习武山,难道你就不用练功了吗,我之前教你的吐纳之法,你熟练了没有!”舒莫延却向梁彦正色道。

    舒莫延一问,梁彦顿时傻了眼,不免心头发虚地回道:“喔。上次那吐纳之法,练得我头蒙脑热,心头也感觉跟压了一块大石头,会不会是师父教错了,或者是一上来就教我高深的功夫。我还承受不住!”

    梁彦自己练功不成,还埋怨起了师父舒莫延,舒莫延随即便正色怒道;“荤话,这是我八岁那年练的,怎么到你这里就承受不住了,怎么,就你这样的根基,你还担心走火入魔呀!”

    做师父的,发火也是难免的,尤其是在徒弟的面前,这一怒,也让梁彦张口无言。当着田铮铮的面,舒莫延灵机一动,便又看着梁彦讲道: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我当年练功的时候,跟你的感觉是一样,只有适应了这种感觉,你才能鹤立鸡群。不要羡慕江湖上任何高手,他们在初级阶段,都是这样走过来的,没有那个天生就会!”

    “弟子,受教了!”梁彦道。

    “受教了?我看你是不信,当做耳边风了,这个可是我早就告诉你的!而且我还说过,你要是花拳绣腿、舞枪弄剑,记住招式也就是了,但是练内心里的那口气,就必须这样练,否则,你以后练出来的真气,是半点都存不住的!”舒莫延却还是略带怒色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,弟子不敢,弟子都记着呢!”梁彦忙又道。

    看出这次他是真的记住了,舒莫延便顿了顿,讲道:“好,刚才的荤话,但愿我以后不会再听到,那你现在该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了吧!”

    “练功,弟子这便去练功,练功,练功!”

    梁彦连连说着,随即便躬着身子,扭头便去,舒莫延见他的怂样,却忍不住暗笑。其实刚才的那番道理,舒莫延也曾告诉过尤羽她们,此时接着梁彦,又告诉了田铮铮,实则都是为了他们好,因为他也以为,练功不是件简单的事。练功要是简单的话,那岂不处处是高手。

    梁彦这一去,舒莫延则是看向了田铮铮,好像看出她听懂了自己的话,不免一脸笑意地上前说道:“坐吧,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地盘了,回头你那些师兄师弟们来了,你可以随意使唤他们,自此之后,江湖上也就会有一位大名鼎鼎的田女侠了!”

    田铮铮忙回道:“舒大哥也坐,这次真是多亏了舒大哥,铮铮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陪你出去走走,看看还缺什么!”刚才激动流泪的她,此刻说话还有些哽噎,舒莫延听了出来,却故作不知,忙又笑言道。但紧跟着,舒莫延想到了什么,瞬间便正色了起来,继续跟道:“对了,你父母的坟墓在哪里,既然来了,我也给叔父、叔母上柱香吧!”

    哪知舒莫延话音一落,田铮铮便跟道:“我也正想前去!”

    听舒莫延称呼自己的父母为叔父、叔母,田铮铮先是没有感慨,但随后她也欣慰了起来,而这样的欣慰,足以让她舍命报答。二人随即出了大堂,拿了顺道来此买回来的祭品、香纸,在院中喊上了刚刚决定练功的梁彦,三人一同赶去了后山。

    论起小陀山的地貌,可谓是开门立派的最佳之地,虽抵不上莫天苑那样山明水秀,但也不失是一块宝地,也难怪申川附会趁机选择这里。在小陀山后面的山岗,不只是田目天夫妇的墓,就是杨柳等人的坟墓也在,经浩劫令灭门一劫,这里可谓成了乱坟岗。

    去到了田目天的坟墓前,梁彦开始上前摆祭品,而一侧杨柳的墓前,他也摆了一些。田铮铮也未闲着,点了香烛,而舒莫延见得眼前的一切,不免暗自忧伤。舒莫延明白,这只是江湖的一角,似这样悲痛的场面,江湖各地都在上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八方坳,经渔人帮的弟子告知,舒靳寻了过来,但她没有想到,待她赶到之时,她也没有再见完颜雪最后一面。同小陀山的场面如出一辙,在八方坳一侧的小山上,多了一座坟墓,舒靳在前泣不成声,只是在这里感叹的,是舒太与渔头。

    “雪儿,雪儿,我的雪儿啊,你师父在时,不只是一次让我特别照顾你,他虽口上不说,但心里还是喜欢你的,只求你到了那一边,可不要责怪你的师父啊!”舒靳在完颜雪的坟墓前,泣不成声道。

    看自己的女儿哭着,舒太的心也急了,不禁在一旁劝解道:“我还故意让你顾师兄瞒着你,没想到,你还是寻了来,如今她都不在了,你哭又能怎么样,还是冷静冷静,让她也轻轻松松地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他办不成一件正事!”渔头在一侧还抱怨了起来。

    恨铁不成钢,这是渔头一直对弟子顾千同的评价,即便此事跟顾千同无关,他也难免怨言了起来。然而他的怨言,纯粹是自言自语。舒太听惯了,放不在心上,而舒靳这样的激动,听都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的雪儿啊,我的雪儿啊,……”舒靳继续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哪知舒太见得,随即便又讲道:“别哭了,别哭了,你不是说,还有一个吗,活的你不在乎,死了的,你一直哭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舒太说着,结果舒靳还是不理会,在这时,舒太也急了,他不禁急道:“王宇志那个小子呢,这孩子最机灵,快通知他,让他来彻查这件事,才是当下最要紧的,不然的话,等几天你还得哭一场!”

    舒太都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了,但舒靳还是置之不理,舒太见得,竟直接气愤地转身而去。舒太离开了,身为长辈,渔头自然不能跟着,他上前也是劝解道;“靳儿,起来吧,出了这样的事,你也不要自责了,其实你爹他,也是肠子都悔青了,恨不得替这孩子去死!”

    “渔师叔——”舒靳一声哭喊,也扑到了渔头的身前。

    这件事对舒靳的打击是巨大的,甚至让她喘不过气来,这破涕一喊,也让她有了一股精气神。可她还能怎样,自苏夫死后,她已经独立带起了莫天苑,如今金盆洗手,难不成又要步入江湖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,会好起来的,都会好起来的!”渔头不禁又安慰舒靳道。